Judy‖不瘦不改名🌚

一个永远懒得写又想写的拥有垃圾文笔的大傻子。这儿也喜欢画画啊!!!

我好喜欢你啊啊啊啊啊!我想给你撑伞,想给你扇风,想给你做我所有能为你做的事!♥我们今天牵着手上楼,人那么多,你的手始终在我手里。好幸福。但是你什么时候能意识到我对你不是友情啊!💔总之爱你💞💗💖💓💝💘💟💜💛💙💚❤

男爵与他的骑士

咱又见面了啊。我来给你们实况直播一下我们这的日常生活啊。

看!那边两个被众人拥簇着的就是我们的Toey男爵和骑士了。

“男爵男爵!抱抱~”这不知谁家的孩子和男爵撒娇,抓着男爵的衣角眨眨自己水亮的大眼睛。这孩子还真可爱。余光不小心扫着另一个众人关注点的我心里一凉。

哎哎哎,谁快出来拦一拦旁边那个眼神能杀人的家伙啊?

那小孩可爱的小脸还嘟着唇,我们男爵自然是没法拒绝,欢喜的抱起了小孩,还在脸上亲了一口。我都不忍心看了,等会这小孩可得遭殃了,不行,我得去找找家长,说不定还有救。

Toey抱着满脸高兴的小孩子任他在脸上吧唧一口,“真可爱~你说是吧?”

“是•啊。”我听着这声音都能想象出骑士黑着脸的样子了,男爵咋就没有听出来呢?我忧愁的看了男爵一眼,好像有点不对劲?这神秘的笑容,哦。故意的。顿时心里为那个单纯的孩子默哀。还真是我们村的心脏夫夫啊,名副其实名副其实。还是赶快去找家长吧。



“哇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稚嫩的哭声从人群中传出来的。

咋咋咋回事儿啊?我这才刚找到孩子的母亲,就听到哭声了,骑士怎么一脸阳光灿烂?

……我懂了。

男爵一脸惊慌失措的帮小孩子抹眼泪,这时候小孩子的母亲跑出来急冲冲的将自家孩子带回家。

哎哟。啧啧啧,骑士这一脸高兴的都不懂得隐藏一下吗?形象还要不要了!

没眼看没眼看,都抱上了,哎哟,这直播干不下去了,你们的二狗子要被虐死了,我撤我撤!















_(:з」∠)_仍然是超短,着急发出来没有多次修改,瑕疵可能很大吧😣等我考完,我就更风中沙!大结局要来了!你们可以期待一下!!!

风中沙〖4〗

  今天的陈炳林依然垂着脑袋等待P Toey的归来。粉丝不是说下机了,怎么还没回来。陈炳林的眼皮快打起架了,这几天他都没怎么睡,怕Toey会提早回来看到自己会逃走。
   打个电话吧,兴许他接了呢?去他妈的侥幸心理。陈炳林给自己抽了一耳光。眼神黯淡后,仍是给勾走魂的人儿打了电话。
“P toey~接电。”来电铃声刚响就被迫终止。Toey站在陈炳林前方的小路上望着他,他垂眸敛去眼底波痕,被浓密睫毛遮住的不止是双眸,更是之前深埋在心的欢喜和害怕。陈炳林无言的看着,他才知道组织了一万遍的话语在某些时候是那么难从哽住的喉咙中说出。
  史努比手机在颤抖,不,应该是是P toey的手在颤。该来的总是要来的,Toey的胸脯上下浮动着,他抬起头来,对上注视自己的视线。
  两个人的眼睛就那么上上下下打量着对方,怎么看都看不够,思念无法抑制,理性控制住了拥抱的冲动却无法阻止它从如水的目光中泄露。
  这一刻的两个人都成了哑巴。
“P toey你回来了”
“嗯。”
“P这几天怎么不接我电话,也不看短信”
“我关机了”Toey把视线移到门把上,慢悠悠走过陈炳林的身边,声音泛着清冷,他只想快些离开这个尴尬的地方。
“我有事想和你说”陈炳林拽住那只垂着的手,感受到手企图挣脱,他抓得更紧了。
“放开,疼。”回应的话还是一样的冷淡。
“我们谈一谈好不好,就谈一会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陈炳林听话的将手劲减小了些,但始终没有放开,他怕一放PToey就会把他锁在外面,锁在PToey心的外面。
“进来说吧。”Toey转开门把,仍是背对着陈炳林,但却在僵持中退了一步。
进了房间。Toey的腰被两只手臂环住,温热的呼吸在耳畔惹得他骚痒。他没有抗拒,只是习惯性缩了缩脖子。陈炳林蹭着他的脸,陈炳林长胡子了。胡渣有点扎人。Toey蹙眉把两只被勒住的手抽出来想掰开这抱得太过紧实的手臂。
然而这手臂越掰越紧。“P Toey就不能再让我抱一会吗?”陈炳林的睫毛随着侧过脸扫在Toey的脸上,受伤的声音里只剩下乞求了。
Toey不是不给抱,只是他快被某人勒死了。Toey拍了拍Ohm的手臂轻声尝试和他好好说话“Ohm你先放开”
“我不要…”陈炳林把脑袋往人的颈窝里埋,嗅着这消失了许久却让他日思夜想的味道。
Toey快喘不过气了,着急喊了一声“你放开!”一阵沉默后,环抱的手滑至腰部,他刚想转过身和身后的傻小子说话却不禁轻呼一声,发现腰间的两只手在身体上上下滑动。
粗糙的手从腰间探入牛仔裤握住了小Toey,另一只手探入上衣,拨弄着胸前红豆。耳垂也被Ohm含住用牙齿略微用力的啃噬着。
Toey的双腿忽的发软,仰起下巴张开唇瓣只能吐出断断续续的话语“别…啊哈…”他现在心里可后悔死了。那些地可都是他的敏感地带。

 

超级感动有人会觉得我写的文字有感染力!〖不管不管我就要这么认为〗所以加更!爱您!♡

男爵与他的骑士〖短。一

   大家好,我是OT镇的二狗子,我来给你们介绍介绍我们镇的两位风云人物。
 
   我们镇里有位男爵,叫做Toey,长得英俊帅气,不用穿女装都可以收获一票男性追求者,但不知为什么女追求者总是特别的少,不过,在我们男爵抿唇笑,深情注视某个地方的时候女性追求者的数量突然暴增,还个个喊着拔刀,真是搞不懂。
    男爵不仅长的好看各项才艺也是满分!踢足球是小队长,唱歌是那跑什么担当,跳舞就更好看了,他还知识渊博,会一手好医术,镇子里的人都信赖他。
    男爵真是太完美了,不知道有谁能得到他的心呢?
    对了!Toey的家里有个骑士,名字叫做Ohm,两人那是一个形影不离,听家中的女仆说,就连睡觉都在同一张床上。真是令人浮想联翩,听说有许多人去问他俩到底是什么关系,双方都是微笑着沉默。估计早就串通好了,咱们这些外人还是看着就好了。
    这个骑士吧,哪都好,对男爵还特温柔,在男爵不高兴的时候逗他笑。可惜人小气,抱一下男爵那眼神能吃人,靠的近一点还会被用力推开,但很多女粉丝都喜欢他这么做?真是奇了怪了。
    他颜值身材身高全都有,咱一米七四的男爵都比他矮了个头,可能就是因为太高了,所以每次和男爵说话都得靠/趴在他身上,从远处看过去颇有软骨动物的样子。
    这个骑士的才艺也很好,会弹吉他会打架子鼓,会唱歌还会跳舞。特别是唱歌!和男爵那是不相上下!两人合唱时大家都捂着耳朵感叹到世界上没有比这更好听的歌声了。
    “啊啊啊啊!!!!他们来了!!!”一些女孩开始尖叫。不用问,用膝盖想都知道是这两位来了。哎呦,有个女孩要昏厥过去了,我去帮把手把她丢水里冷静冷静,咱们下回聊。
   

恩。超短。第一章的上半部分。(ง •̀_•́)ง

我就爱听!Ծ‸Ծ

风中沙〖3〗

  “就是这样了。Toey不让我说所以我就只好默认了,年轻人啊……”Jo咂咂嘴感慨。
   原来是这样的么?陈炳林心里压得他喘不过气的大石头终是落下了。自己居然那么想P toey,真过分,P toey要是知道会很伤心的吧。想着想着,陈炳林的情绪再次低落。
  看着陈炳林的样子Jo十分不爽。“喂,我不知道你们之间是怎么相处的。但如果你们都觉得这样会让你们难受,那就不要在一起了。”
  “我离不开他。”这是陈炳林沉默了一番的答复。“P jo我先走了,谢谢。”
  “呃~应该的。”Jo点点头一脸的如释重负,终于是把这两人僵硬如铁关系软化了一点啊。看来P andy给的任务还是可以完成的。
   从Jo家出来,陈炳林气场似乎并没有因知道真相而恢复正常,还是一样的压抑。
   陈炳林在反思。反思自己的幼稚是否给Toey带来了太多的烦恼,反思自己作为男友没能给爱人安全感和安慰,反倒是让他的心中添堵。他要反思的事情估计一时半会儿是想不完了。
   现在的陈炳林,只想和他的爱人聊一聊。兴许还有机会挽救那颗对他失望的心。陈炳林戴上了帽子和口罩,双腿漫无目的地迈开,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移动着。他停住了,抬眼就是P toey的公寓。他还是来到了这里。
  他要等,还有三天,P toey就要回来了。他坐在台阶上,拿出新换的手机,给熟悉的号码发短信。他也不知道了发了多少条,只知道很多很多,可能他这辈子没有遇见Toey,发的短信也就这么多吧。
  陈炳林没有打电话,他知道,Toey如果不想接电话,就不会接的,他经常看见他把一个号码设进黑名单,等心情好的时候再恢复。他爱的Toey总是那么任性,或许,只在他的眼里任性吧。只有他一个人看不到,Toey为这份感情所受的折磨,为他的小孩子脾气所做出的忍让。在大家眼里,自己才是在这感情中任性的那一个吧。
  在欧洲,此时已是深夜。
  玻璃窗外的繁星在天空中发亮,就像一双闪烁的眼睛……Toey不想再看下去了。坐在窗台上的他穿着一身鸭子睡衣,他在收拾行李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把它带上了。不因为别的,只因为远隔千里的人儿也有一件。
  微弱的月光映在他好看的侧脸,但困意并没有追随光的步伐。Toey失眠了。
  这几天,他发现自己不论是做什么,看什么,都能联想到Ohm。真是太可悲了,即使换了个完全不同的地方也能处处看到他。如影随形,Toey是第一次觉得这个词这么形象。
  街道上的灯很亮,夜里空气充斥着寒冷。来来往往的人还很多,对于他们来说,夜生活才刚刚开始。Toey才想起了时差,那里应该天还亮着吧。
他已经不想费力的去阻止思绪的蔓延。爱一个人,又如何不去思念。
  

晚上没什么人er来一发。然后晚安啦,小仙女们早睡哦。Oh~爱您♡
〖接下来开新坑,更的坑比较多所以私信啊评论啊告诉我想看什么呀,我看看哪一个比较多然后更哪一个。你们没人我就挺尴尬了_(:з」∠)_不过那样我就更我喜欢的w〗
 
 
 
  

开车那点事〖一〗

#ooc属于我,爱情属于他们♡

   车窗外的雨淅沥。凉风挟着雨丝滴在Ohm的衣服上,可某人浑然不觉,只顾着欣赏自家哥哥的美颜。
   Toey在开车闲暇之余瞄了一眼发呆的爱人,噗~Ohm这个样子真傻。“宝贝,把车窗关上,下着雨呢。”Toey忍不住又瞥了几眼惊觉自己被淋湿衣服的家伙,心底暗自笑着,嘴角也跟着心情上扬。
   “P toey你是不是在笑我呐。”Ohm关上窗户后故意别过脸不去看他,嘟起了嘴一脸的不满。为了表示自己的不悦,Ohm又轻哼了一声,目光却浮动在人儿的身上。
    这些细微的小动作Toey怎么可能不知道呢?他可已经比Ohm的妈妈更了解她的儿子了。毕竟只有他才知道Ohm快要高潮时会紧紧搂住他的腰,完事后喜欢抱着他睡觉。这些小习惯可只有他俩知道~
    “哦咦~我哪有嘛。Ohm你想多了啦~”Toey空出一只手去握住Ohm的手,然后一指跟着一指,十指相扣。
     心底乐开花的小孩子这才把脸转过来,却发现Toey目不斜视看着前方的路,便故意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P toey都不看看我呐。”
     这小媳妇受了委屈的样子可让Toey心头一软,虽然他也很清楚Ohm很明显是装出来的,但爱人,就是要宠着嘛。于是柔声安慰这个撒娇的孩子“乖,等会给你奖励好不好?”这话刚出,Toey就从余光中看到了某人因得逞而得意的样子。
    “什么奖励!”
     哈哈,已经迫不及待了吗?Toey摇摇头表示无奈,两个梨涡却越发深邃,眉眼也捎着笑意。
    “Ohm想学开车吗?我教你。”突然Toey在分岔路口一转,把车驶进一条宽阔人少的路。
      很显然的是,这个奖励让Ohm很失望。“这个就是奖励嘛。”这语气,听起来就像说这个奖励不怎么样。
      小傻子真单纯。Toey轻笑着。“呃~到底学不学?我亲手教的人你可是第一个。”说完还对Ohm抛了个wink
     即使万般失望,Ohm还是坐上了驾驶座。没有亲亲,做P toey的第一个也好啊。可他怎么也没想到,这绝对是一个惊喜。
    这路很平还没什么人,之前爸爸也偷偷摸摸教过他一点,所以Ohm开得毫无压力。有只手在摸他大腿!Ohm心里一惊,他慌张的看了P toey一眼,发现某人正一脸风淡轻云的看着窗外已经放晴的大好风光。
    “P toey你别这样,我我我还不太会”Ohm已经开始紧张得有些结巴了。因为那只手已经解开自己的腰带,隔着内裤这一层薄薄的布料,开始抚摸兴奋起来的小pawat♡

咳,先到这。我我我我一会发个链接。

风中沙【2.5】

          
我很爱你。以至于规划好了我们的未来。

            【Jo家门口】
  “你怎么这么晚才来?”Jo倚着墙看着陈炳林,这冷漠的表情有一天能出现在他脸上,真是有趣。
   陈炳林抬眸看着散漫的Jo眼里闪过一丝怒意。垂眸略过了他自顾自的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真是有脾气啊。没事,我陪你耗,Jo这么想着耸了耸肩关上门也进了客厅,
   气氛尴尬了许久。看着Jo满脸的无所谓,陈炳林终于是忍不住开口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不说我就走了。”
   “别急。”Jo转身进了厨房,背对着陈炳林的脸看不见任何急切。“要红茶还是绿茶?”他似乎可以看到身后的人气得把拳头紧握的样子,心情好了几分。
    的确,某人是气得快要爆炸了。“你叫我来该不会是为了请我喝茶吧?”这一句话几乎是陈炳林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哈哈哈,当然不是。”Jo听着陈炳林压低的声音心里止不住的发笑。今天实在是太有趣了。
“昨晚的照片你看见了吧?”Jo终于是停下了逗陈炳林的行为,回到客厅坐下来,换上了严肃的表情。
    听到Jo的话,陈炳林的内心的伤口再一次被揭开,强忍着痛意,他故意装出了一副轻松的样子,笑着回答人的话。“当然是看到了。P jo和P toey谈恋爱也不注意一点,被粉丝拍到了,整个Twitter都传着呢,P jo不怕影响不好吗”
    “噢?我还以为Ohm你会很在意呢,那就好,至于粉丝拍到的事你就不用担心了,只是抱的时候被拍到而已,亲的时候没被拍到就行了~”最后那一句话被Jo故意的加重了语气,眼神带着挑衅的意味。
      陈炳林终究是年轻气盛,哪里受的住这样的刺激。他站起身,一把拎住Jo的衣领,眼神里的愤怒是再也藏不住了
    “你叫我来就是说这件事是吗?为了炫耀你抢走了P toey是吗?”男孩的声音因为极度的悲愤开始发颤。眼眶慢慢也泛了红。
     Jo没有想到陈炳林的反应会这么大。Jo眼前忽然出现了Toey哭红双眼的样子。啧,这两个人啊,真是活出了对方的影子。他抓住了陈炳林的用力得指节发白的手,慢慢的将其掰开。
    “真是连玩笑都开不起啊。和Toey说的简直一模一样。”
    ……
    最了解自己的,永远都是P toey。陈炳林苦笑了一声瘫坐在沙发上,目光有些呆滞。
    “怎么,不感兴趣Toey在我面前怎么说你的吗?”Jo暗自松了口气,一边整理着衣领一边问着。
    “知道那些现在还有意义吗?”
    “如果Toey和我在一起的话当然就没意义了。”
     如果?陈炳林回了神,疑惑的看向人。
    “不会吧,你还真的觉得Toey会出轨?”Jo看着他傻傻的样子忍不住出声。
     陈炳林突然语噎了。
    “啧啧啧。Toey知道该多心寒啊。”Jo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瞅着陈炳林那副样子。
    “我……”
    “你知道Toey昨天身体有多不舒服吗?”Jo放下茶杯直接打断了正在组织语言的陈炳林。“他昨天晚上是过来找我谈心的。昨天把他气得哭了的人是你,你也是好意思揪我衣领?”Jo挑挑眉,迎上陈炳林茫然的眼神。
     “P Toey哭了?”
     “屁话!我抱着他不就是为了安慰他吗?”Jo翻了个白眼,心里再一次心疼Toey,这样的男朋友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陈炳林开始有点在状况外了。不是Toey和Jo跑了吗?怎么突然变成了这样……
           【昨天拍摄结束。】
     就在Jo临走前,Toey叫住了他。
    “Jo,陪我去喝一杯吧”Toey对着人笑了笑,双眼却十分明显的红肿着。这副样子的Toey真是令人格外的心疼,Jo想都没多想便答应了他的请求。伤心的人最大。
     酒吧的角落里,Toey手上拿着一瓶啤酒,仰头就那么将一整瓶灌进了喉咙里。Jo并没有去阻止他,这时候人总是需要一些发泄。
     “我觉得我快坚持不下去了,Jo。但是每次想到要离开他我的心就好难受啊。”Toey的眼泪在酒精的催化下止不住的流出来,此时的他已经再也不想表现出冷静坚强的样子了。
     唉,这就是爱情吧。Jo看着Toey与往日全然不同的样子,忍不住伸出手帮他拂去泪水,声线也温柔了几分“别哭了,和我说说吧。会感觉好一点的。”
    “我最近啊,忙着拍戏还要准备考试,整个人压力真的很大,可是。Ohm他好像都没有看出来我的烦心事,一直都因为一些小事和我吵。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了……”Toey苦涩的笑着,又开了一瓶啤酒,饮了一大口。“我也会累啊。他以前不会这样不照顾我的心情的。是没有那么爱了吗?”他任Jo帮自己擦去眼泪,眼神里迫切的需要一个答案。
     Jo当然知道“一些小事”指的是什么,Ohm是一个醋性很强的人,而且心智也还在成长当中,控制不住自己也很正常。“对不起啊,Toey,是我的出现才变成这个样子的”
    “呃~Jo说什么啊,即使Jo现在没有出现以后换个人也会发生这种事的。”Toey摆了摆手,“Jo,你说。再过两个星期我们就要拍完了,以后我和Ohm就没有那么多时间在一起了。我真的很想很想在这段时间里和他好好的在一起,他为什么就是不明白。”
   Jo不出声了。他很清楚,这时自己只需要倾听了。
   “他啊,真的很幼稚。可我就爱他的幼稚啊,今天我才发现这种幼稚居然让我感到有些烦。是我变了吗?”Toey的视线已经被泪水遮挡得模糊。“你不知道我这一周来有多么煎熬。我真的很害怕,我害怕拍完这部戏,我和他就走上各自的路,越走越远。”
    “他对我来说真的好重要,和空气一样,我发现我在每个地方都可以看见他的身影。就连今天看你吃饭的时候我都会想到他。”
     Toey停住了。他已经说不出话了,心中压抑了许久的感情终于化作呜咽声爆发出来。瘦弱的肩膀随哭声止不住的耸动着。Jo还是选择将Toey搂进怀里,这件事啊,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作为旁人最好的安慰大概就是一个鼓励的拥抱了吧。他这么想着轻轻地拍着人的后背。
     大哭一场,Toey的心底也轻松了不少,两人又聊了一会,Jo就把人送回家了。毕竟他可不放心让一个喝醉的人自己回家,这万一在半路上睡觉了可怎么行。
    而Jo刚回到家里就看到了自己和Toey相拥的照片被拍了下来。

   

有个大傻子说我不更要上我🙃,很好,我怂。〖还好有存稿〗我我我我我——你点个关注吗小仙女(。・ω・。)ノ♡
   

    
     
   
   

风中沙【2】

  陈炳林伸了个懒腰,刚醒来,脑子里还有些混沌。他拿起手机想看一下时间,却发现有几条信息。那是Peak和Nice发的。
    Peak:Ohm你怎么不见了?
    Peak:嘿!兄弟,你看Twitter了吗?
    Peak:我相信不是那样的,你可别生气啊。
    Nice:昨晚发生了大事!你快上Twitter!
    嗯?陈炳林一脸疑惑的打开了Twitter,这还真是爆炸了。这艾特他的人数比平常多了不止一倍啊,什么事儿啊。他想着,指尖向上划动。
    “砰.”苹果7从陈炳林的手中滑落摔在了地上。破碎的屏幕还隐约可以看见两个男人在黑暗中紧紧相拥。那个较矮的男人陈炳林格外的熟悉。白色的上衣,黑白的运动鞋,那个发型,那个体型他知道,那个男人是P toey。
     而另一个,有眼尖的粉丝认出来了。那是Jo。
  怎么回事!陈炳林的心一颤。他心中的妒火烧了起来,昨天下午他就不应该提早回来睡觉,不然是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不行,他必须要问清楚,事情一定不是这样的!
   他蹲下身子,将手机捡了起来。还好,还能用,他迅速的给Toey拨了电话。
   “嘀。嘀。您好,您拨的电话已关机……”P toey关机了?陈炳林不敢相信,他又拨打了几次。仍然是关机着。好像有什么东西从脸颊上滑下,滴在了地板上。陈炳林摸了摸自己的脸,有点湿润,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眼泪掉了出来,居然没有发现。
    这,算是结束了吗?陈炳林站着愣了许久。仿佛一个雕像,脸色也格外苍白。连一句告别都没有,就这样分手了?不,他接受不了。陈炳林披上外套,形象都顾不及就冲出家门跑到剧组。
    Toey去欧洲了。工作人员是这么说的。
    一米八多的大男孩在这么一瞬间,心脏碎了。脑子里面突然一片空白,心里有不甘,有愤怒还有无法言说的哀伤。
    现在要去找Jo打一顿吗?算了吧。没有什么意义了。P toey什么都不说,应该就是那样了吧。连解释都没有呢。
   陈炳林咧嘴笑了。其实也不知道是哭还是笑。可能都是吧,笑自己一觉醒来就被抛弃了,笑自己蠢到没发觉爱人的变心。哭自己一觉醒来失去了最爱的人,哭自己所爱的人不爱自己。
   〖当天晚上〗
  “Ohm别喝了啊!你还要不要命了?”Peak一把夺过陈炳林斟满酒的杯子交给Boom,瞪了他一眼。
   Boom附和的点点头把杯子里的酒倒掉。“P toey应该不会那样啦,等他回来再说吧”
   “呵,还能怎样呢。电话电话不接,短信短信不回,Line也没有显示已读,还不够明显么?”陈炳林自嘲的笑了笑,手插进自己散乱的头发里。
    “叮咚。”Line的提示音响了。陈炳林迅速的掏出手机点开了Line。哦,不是P toey。原本冒光的眼神瞬间就又恢复死寂。
   “谁啊?”Peak歪头看着他。
   “P jo呗。他想和我谈谈。”陈炳林轻笑一声,又拿起啤酒灌了一大口。
   “去和他谈谈吧,Ohm。”Boom看着他那空洞的眸子。“那样或许会好一点,至少你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是啊,你不是想知道吗?”Peak皱起眉看着好友这副堕落的样子有些心疼。
    陈炳林停下给自己灌酒,沉思片刻便答应了。“行啊。我倒要看看他要和我说些什么,那样我就不能再喝了,明天可不能让他看我堕落的样子。”
   “得了吧,你刚才就喝了挺多了。别走了,就在我家睡吧,你一个人回去挺危险的,被粉丝拍到也不好。”Peak翻了个白眼,和Boom两人麻利把剩余酒收拾了。
   “行”,他应了一声,趴桌子上看Peak和Boom两人一起做事的样子突然又想到了和P toey在一起的时候。啊,不想了。真烦。
    这刚收拾完就听见陈炳林响亮的打呼声,Boom和Peak内心也是无限感慨。没想到啊,这两人居然会走到现在这一步。
   “Peak,这到底怎么回事?”
   “我问了P jo了。他说他不会做任何的辩解。也就是他默认了和Toey的事,我刚才没敢和Ohm说。”
   “唉。”


通告:这章更完下一章就要等到一个星期后啦。谢谢有人喜欢呐(❁´◡`❁)*✲゚*这文笔不是很好自己也知道,不过可以保证绝对有很认真的写,相信以后会进步的。最近圈子有些乱,想休息一段时间。请谅解。